【微影片儿】陈奕迅动作片《卧底巨星》定档128 拍打戏瘦掉一大圈

编辑:凯恩/2018-12-27 22:59

  10月18日,由陈奕迅主演的首部动作片《卧底巨星》宣布定档12月8日上映,导演谷德昭携陈奕迅、李荣浩、李一桐、崔志佳、刘浩龙、Chris Collins等主创齐聚现场。Eason在电影中饰演一个“非主流”的功夫巨星,每次出场都靠扎眼的粉色服装吸引眼球,连他自己都自嘲饰演的角色太“骚气”,李荣浩则饰演一位“卧底”。在发布会现场,陈奕迅透露两人合作得相当愉快,李荣浩直言“陈奕迅什么话都不说我就想笑”。Eason也说“我们俩可能上辈子就挺有缘分的,一起拍戏充满了欢乐。” 在电影《卧底巨星》,陈奕迅饰演“功夫巨星”元豹,导演称赞陈奕迅为影片付出很多,每天都在努力锻炼和拍摄打戏,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脸部的线条都变得不一样了。陈奕迅也表示:“刚开始不知道电影中有这么多动作戏,因为我完全没有武打经验,是没有基本功的,很感谢Chris Collins教了我很多,和剧组的成员都相处得很好。” 对于首次挑战拍打戏,陈奕迅直言这种经历非常过瘾:“说实话我唱歌大家都觉得很放心,很少有人提意见,因为我是专业的歌手,但是在拍电影时我是新人,大家都很认真给我提意见,我很感恩有这样从零开始的感觉,每天都有新鲜感。” 另一位主演李荣浩,在电影《卧底巨星》中饰演私家侦探铁柱,为了调查案情到元豹身边当卧底。李荣浩在现场讲述了自己和陈奕迅相识的经过,之前两人只是“网友”,但第一次见面就竟然直接发了房间号。导演也称赞两人的合作默契度很高。李荣浩说,“整个剧组拍摄的过程中都很欢乐,导致现在自己看到导演和陈奕迅,都不由自主地想笑。” 电影中的女主角李一桐,也讲述了自己在拍摄过程中的收获。在片中,她饰演的童童同时得到了铁柱和元豹的青睐,两位男主角还为此“反目”。这是李一桐首次演打戏,有时候还掌握不好力度,有一次甚至直接踢到了李荣浩的脑袋上,幸好没出什么大事。李一桐表示:“我演了一个不会演戏的女演员,这是一个花瓶角色,但是我会努力把这个角色演好。” 在活动进入尾声时,《卧底巨星》三大扛把子陈奕迅、李荣浩、李一桐集合完毕,现场还展示了功夫pose三连拍,没想到除了两位男士“深藏不露”之外,李一桐也是“功力深厚”。另外接到导演爆料,有人在片场“耍大牌”,还有人“偶像包袱”太重,只见陈奕迅手拿一副“同花顺”的牌,而李荣浩怀抱两个写有“偶像包袱”的抱枕,两人在现场欢脱拍照,搞笑十足。

  既然自己的早点有了下落,沐紫芙便收起了无比幽怨的眼神,眼神四处打量着老头的这间卧室。上次来只顾着谨言慎行了,如今看来还真是了不得,简单划一的色彩布置,简洁整齐的家具摆放,让这原本粗旷的房间多了几分儒雅。正如这房间的主人一般,虽然给人一种糟老头子的感觉但那双锐利深邃的眼睛却怎么也骗不了人,就在沐紫芙天马行空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似乎是去而复返的青柏正在跟人说着什么。沐紫芙好奇地想伸头出去瞧瞧,却见老头子的拐杖横在眼前,“有什么好看的,等青柏把早点端进来,吃完了便给老子滚回天骄苑去”。眼里闪过一抹不耐,让沐紫芙一时分辨不出那不耐是针对何人。脚步声渐近,青柏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走进房间,托盘上摆放着数十种糕点,还有一小碗清粥和一小碟看相精美的咸菜。原本很是沉重的托盘在青柏的手里看不出丝毫的重量,那应付自如的神情让沐紫芙若有所思。湖北快三中奖规则,“老公爷,几位小姐准备进来给您请安”,将早点一一摆放在已清扫干净的桌上,并将筷子恭敬地摆在沐紫芙的手边。青柏这才弯下腰将屋外此时的情况向老公爷汇报,不出他所料,在听到这话后老公爷的脸便立马沉了下来。“让她们回去,老子还没死呢,用不着她们来哭丧。”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语气中的不喜和厌恶显而易见,那刻意放大的声音让门外的众人瞬间捏紧了拳头。青柏点点头,步伐轻便而又迅速地跨过门槛,将他的原话再次转达。“爷爷,我们只是来看望一下爷爷以表我们的孝心,可是爷爷你也太偏心了吧。同样是您的孙女,凭什么沐紫芙她就可以陪您一起用早餐,而我们连看一眼爷爷都不行,千雅不服”。一个愤怒尖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话里的矛头直指房间里的老国公爷。正在奋战早餐的沐紫芙听到自己被无辜牵连,茫然地抬头看了一眼老国公爷,而后又继续吃早餐,有这只老狐狸在根本就用不上自己出场。对于沐紫芙那一闪而过的算计,老国公爷难得露出了一大早来第一个笑脸,被动挨打向来是他所不耻的,会算计是作为他的孙女必备的条件,也不枉费他这么多年来对这个死丫头的耳提而命了。老国公爷原本不想理会外面沐千雅的叫嚣,无奈门外的声响越来越大,大有不顾规矩往里继续闯的架式。执起手边的茶杯往外掷去,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惨叫,然后便是人仰马翻的骚动。“爷爷你太偏心了,千雅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爷爷你这样对千雅?”夹杂着无限的愤怒,沐千雅的怒火都快要把青松院的屋顶给掀翻了,她想不明白那个沐紫芙到底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有个便宜的死鬼娘亲吗?除了这个她还有什么比得上自己的,这么多年来爷爷的青松院从来不让人跨进,就连几个弟弟也不行,但是沐紫芙却能经常出入不说还能跟爷爷一起用餐。今天更是过份,自己不过是来请安却被茶杯砸伤,看着身后几个姐妹那晦暗不明的眼神,沐千雅觉得这口气儿怎么也忍不下去。“哼,老子这辈子就只有紫芙一个孙女,你的这声爷爷老子提不起。”丝毫不将沐千雅的怒气放在心上,这一溜儿的孙辈当中就还只有眼前胡吃海喝的死丫头顺眼一点,其它的那些没有一个是他能看上眼的,包括那几个庶出的小子。老国公爷的无视直接秒杀了大声嚷嚷的沐千雅,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来里面的人压根就没有当自己是他的孙女过,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在琢磨要怎么以样才能让爷爷的眼中有自己。她自信自己各个方面都不输沐紫芙,也相信总有一天爷爷会像爹那样宠爱自己的,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以这个为目标。可就在刚才却得知,自己一直努力的目标在他人看来根本就是笑话一场,自己敬重的爷爷从来都没有认过自己。顾不上被茶杯砸中的手臂,沐千雅长久以来的精神支柱瞬间崩塌,她傻傻地跌坐在地。“二姐,你就别伤心了,爷爷怎么会不认我们呢。只是现在大姐在陪着爷爷暂时不需要我们而已,我们就先回去吧。”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在青松院里响起,轻轻柔柔地看似没有任何的份量,却是直逼众人的心房。沐千雅也在瞬间醒悟,对啊,都是因为沐紫芙。肯定是这个贱人在爷爷面前说了她的坏话,不然爷爷怎么可能会不认她,要知道她娘可是爹最宠爱的夫人,她也自小被爹宠着长大。如果这辅国公府没有了沐紫芙这个贱人的存在,那爷爷是不是就能看见她们的存在了。想通了这个理儿的沐千雅像是又找到了人生目标一般,一双眼眸死死地盯着那扇关着的房门,仿佛一条毒蛇寻觅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却完全忽略了立于她身旁的沐水烟眼中的得意和深思。房间里,终于将自己的五脏六腑给填满的沐紫芙一脸幽怨地看着对面心情不错的老国公爷。这个老头他到底知不知道,他这是代替她跟全府的人宣战呐,唉!“老头你这们将我置于风口浪尖上,我会被吞噬的骨头都不剩的,你还真是狠心呐。”会叫的狗不咬人,冲动的沐千雅并不可怕,只怕的是隐而不发的沐水烟。从窗棱缝里看到沐千雅紧握拳头似乎随时都要冲进来跟她拼命一般,而沐水烟则是在一旁故作柔弱笑的温和无害。沐紫芙有些认命地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以后的日子只怕是不会太过寂寞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那翘着二郎腿悠闲地躺在摇椅上的白胡子老头,脑海里灵光一闪,今天的早餐只怕是一场别有心计的鸿门宴呐。

  如果您觉得这篇小说符合您的口味,关注公众号“微影片儿”回复“顽劣王妃”即可免费观看啦!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也可以看哦!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

  “死丫头,别用那渗人的目光再看着老子,老子是为了你好。要是连这些小妖都没法收拾,到时候怎么捧起凤印。”被沐紫芙那越来越幽怨的眼神给弄点心虚不已,老国公爷有些不自在地咳了咳,明明之前他觉得这件事情做的非常的有底气,怎么这下有些心虚了呢。“沐家捧起凤印的次数还少么?”不再理会老头子的心虚,沐紫芙将视线转向门外,幽幽地感叹着。在这个落后封建的皇权社会,母仪天下是多少人艳羡的事情,可为何她却对于那个位置没有丝毫的激动,这不仅仅是因为灵魂来自未来,更多的是身体本身的第一反应。“够了,你少给老子一副要死不断气的模样,老子看到你这个样子就心烦。吃饱了就给老子滚出去,真是碍眼。”听着那幽幽的叹气声,老国公爷眸色一深但随即又被不耐所替代,对沐紫芙挥舞着拐杖将她赶出了房门。站在院子里,沐紫芙无语望天,现在她非常的怀疑这个老头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啊。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便立即翻脸不认人,真是的。摇摇头将鄙视给甩出脑海,跨出门槛便被沐千雅给挡住了。“贱人,你到底给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凭什么你就可以自由出入青松院,而我们就偏偏被挡在门外。”沐千雅说的咬牙切齿,自小她便不被允许进入这青松院,是以长到这么大她从未踏入过这院子。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因为从未进入过所以她对这院子非常的好奇,整日都想着要进去,可无论她是来明的还是暗的都依旧不曾进入过。她死死地揪住沐紫芙的衣袖,大有如果沐紫芙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就不让她好过。可是是她的气急败坏在沐紫芙的眼里却如同小孩过家家一般让人觉得可笑,将自己的衣袖从她的手里解救出来,沐紫芙一脸诡异的笑容,语气轻快地说道:“我说千雅妹妹,你确定你真的想知道姐姐我凭的是什么?”果然她这话一出,沐千雅面上一白,很显然她是猜到了什么,但是很明显她对自己猜到的答案不服气。沐紫芙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边抚平自己衣袖上的褶皱一边云淡风轻的继续说着,“庶女就该有庶女的自知之明,在这辅国公府中有且只有本郡主是爷爷的孙女,这个答案你可满意?”说完便一脸倨傲地看着眼前的沐千雅,成功地看着她迅速变化的脸色,心里很是得意。用现代话来说,这沐千雅整个就一“公主病”患者,整日幻想着自己就是这世上最为优秀的人,身边所有的人都必须围着自己转。“沐紫芙你这个贱人,你只不过是个没人要的下贱胚子,你真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眼见自己的庶出身份再次被点出来,沐千雅恼羞成怒。过去那么多年,府中一直都没有人敢提自己庶出的身份,哪怕是沐水烟也不敢提。因为父亲的宠爱她更是忽略沐紫芙的存在,将自己当成了这辅国公府的大小姐,可今日却是一再地被沐紫芙无情打击,她一边骂咧着一边伸出手就想去掐眼前那让她恨入骨髓的沐紫芙。“啪”嘴里的话尚未完全骂出,脸上便挨了一巴掌,她尚在傻愣着便听到对面的沐紫芙用非常蔑视的眼神冷冷地望着她。“沐千雅,你算个什么东西,看来那天的教训你还没有放在心上,身为庶女就是个下人,本郡主就算打杀了你又如何。”走下阶梯一步一步地踱到沐千雅的面前,没有忽略她身边沐水烟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快意。高手就该是深藏不露的,很显然沐千雅就属于炮灰一列的,而沐水烟就不同了,她属于隐忍待发的高手级别。沐千雅忍着脸上传来的剧痛,看着沐紫芙依旧一步步地朝自己逼近,她不得不大声喝止:“沐紫芙,我警告你,你别再靠近了。你再敢伤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可是听了她的话,沐紫芙却是大笑出声。“哈哈哈,真是笑死本郡主了,你居然天真地以为沐忠皓会为你出头?他要真疼你这个宝贝女儿,本郡主此时就该被禁足了,怎么,你是忘了痛入骨呢,还是忘了十指连心的痛了?”对于那个便宜爹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沐紫芙非常的确定那是一个只爱自己的自私男人,别说是沐千雅哪怕这府里的所有儿女在他眼里都比不上他自己的一根手指头。“沐紫芙你闭嘴,爹他向来最疼我了,只要我向他揭发你的罪行他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仿佛是被沐紫芙说中了自己的痛处一般,沐千雅瞬间小脸惨白。那日在前厅自己被沐紫芙折断了手指,本以为爹一定会为她惩罚沐紫芙的,可是最后爹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更别提为她惩罚沐紫芙了。这原本就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她并不想让任何人知晓,可今日就这样被沐紫芙指出当成笑柄,她怎么也不能忍受。紧握拳头,指甲深深地掐入手心,沐紫芙你今日这般欺辱于我,来日我必加倍奉还。似乎是累了与沐千雅争辩,沐紫芙拍拍手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准备向外走去。走了两步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沐千雅和沐水烟,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自信是好的,但是一旦过度就变成自负了。千雅妹妹你的脾气还真该改改的,至少得像水烟妹妹这样善于使枪才行,水烟妹妹你说对吗?”说完便大笑着离去,留下若有所思的沐千雅和一脸怒意的沐水烟。“二姐姐,你可别听大姐挑拨,烟儿觉得爹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看着沐千雅看自己的眼神明显有了变化,沐水烟在心里狠狠地咒骂了沐紫芙之后这才堆起满脸的笑容讨好地对沐千雅说道。沐千雅朝沐水烟摆了摆手,有些嘲讽地啐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也不是什么好鸟,想把我当枪使没门”。 说完便带着丫头气冲冲地走了,青松院门口便只剩下沐水烟和一直默默不语的沐心茗。看了看院内那依旧紧闭的房门,沐水烟故作忧伤呢喃了句:“爷爷不待见我们,一定是我们做的还不够”,那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让房内的老国公爷听见。北京pk10。身边的丫头似乎极为了解自己小姐的心思,随即安慰道:“小姐你也别伤心,老公爷总有一天会看到你的努力的。小姐你这一大早地起来还没用早餐呢,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啊,要不我们先回去明日再来给老公爷请安可好?”似乎是被丫头说动,沐水烟连看都没看一眼低头不语的沐心茗便离去了。当门口终于清静下来,房间里假寐的老辅国公这才睁开眼来,兀自抚摸着拐杖上的硕大夜明珠喃喃自语:“小小年纪便能左右逢源隐忍不发,云家女子不容小觑啊。”一旁正在收拾的青柏听到这话眼神朝外扫了扫,透过略开的窗棱看到那远去的摇曳身姿,将早就准备好的参茶递到他的手里,这才安慰道:“再不简单也不能翻过您的手掌心去,这辅国公府可都尽在您的掌控之中啊”。不见丝毫的奉承,仿佛这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青柏的语气更多的是自然。老国公爷听了不见喜色,反而一脸的深忧,“青柏你说那死丫头可是真的失忆了?”青柏没有立即回答,他明白老公爷并不看重自己的回答,在他老人家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将房间里的一切都收拾妥当了,他才立身于一侧,深思之后才开口回答道:“小的认为郡主失忆的真实性很大,但据小的观察,郡主与您之间的亲昵又不像是失忆之人有的,想必是因为郡主与您祖孙情深,哪怕是失忆也不忘记不了这份情”。跟在老国公爷身边数十载,青柏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家主子与郡主之间的感情,想必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担心她在府里被人欺负。青柏的话极大的取悦了老国公爷,府里孙辈这么多也就只有那个死丫头对自己的胃口,如今她虽然失忆了但是爷孙两个的相处模式却依旧不变,这让他或多或少都是喜悦的。“哼,那个死丫头她要是再敢让自己被欺负的死死的,老子就不认她了”,挥舞着拐杖说的气愤,但熟知他本性的青柏还是从他的眉眼中看到了担忧。“您就放心吧,郡主已经长大了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这次失忆也许是一个新的契机,她若真的抗不住了定会向您求助的,您就只需做好她的坚强后盾就好了。”对于自家的郡主,青柏从未看低过,他相信主子的眼光也相信沐家的纯正血统。有老主子这样的爷爷在,作为孙女的郡主能差到哪里去。“唉,罢了罢了,随她折腾去吧,实在不行老子再出来替她收拾。”说完便继续假寐,青柏也不打扰悄悄地退出了房间,他就知道主子嘴上说说而已,哪能真的不管郡主的死活呢。当房间终于完全安静下来,一声沉重的叹息声响起:“真希望这次的劫难沐家能安然渡过啊!”云暖暖在听女儿说了在青松院的待遇后,很是气愤。“母亲又何必如此动怒,要是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好。”看到来的人是自己的女儿,云暖暖终于停止了发泄,下人们立刻松了口气,利索的开始收拾满地的狼藉。“母亲怎能不气!那个该死的贱人不就是有个郡主的身份,居然敢这么不将我放在眼里,就连老国公爷都袒护她。”“母亲莫气,沐紫芙那个草包现在所做的事情对老国公爷来说都无伤大雅,所以老国公爷才这么放纵她,但是,如果沐紫芙做了让整个国公府都容不下的事情之后,老国公爷和父亲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说的有道理,烟儿你可有什么妙计?”“母亲别急,沐紫芙只要每天都这么肆意妄为,就不怕抓不到她的把柄,到时候,她就算有再多人袒护都没用。”说完沐水烟好像看见了沐紫芙那个草包被众人唾弃的样子,想想心里就有种难掩的兴奋看着沐水烟信心满满的样子,云暖暖无比相信她这个女儿,水烟从小就很得她心,不仅长得出众,就连才智都是一等一的,皇城中不知有多少富家子弟和官宦公子心仪她的女儿,想到这里云暖暖心里就止不住的自豪,她的女儿就像天上的明月,像沐紫芙这样的贱人就算给烟儿擦鞋都不配。吵杂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等到沐紫芙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吃了点下人备好的午饭,就大摇大摆的出府去了,门口的守卫看到沐紫芙出府之后,都在心里叹息,娉婷郡主又出去祸害人了。而此时的沐紫芙并不知道他们的想法,独自走在大街上,其实她今天出来主要是想要找几个能让她信任的人到天骄菀里,现在的天骄菀里面的下人都是那个夫人的眼线,她不喜欢做什么事都被人监视着的感觉,就算把所有下人都换掉之后,再来一批新的里面又混着别人的眼线怎么办,所以她决定还是自己出来找几个可以信任的人比较好。话是这么说,但是又要去哪里找呢,她刚穿越到这副身体不久,又没遗传到原主的记忆,现在对这个地方可谓是一生二不熟,就连昨天去的“食全酒美”还是小柿子带她去的。“管他的,边走边看吧。”反正今天时间多得很,她还不信找不到了,想到这里沐紫芙继续大摇大摆的走着,身旁的百姓看到她立马跑得没影,那样子,啧啧啧,她果然让人“铭记于心”啊。走了一段路之后,沐紫芙被闹市里的一处地方吸引,那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广的摊位,摊位前围着的都是一群衣服华丽的人,沐紫芙看不到摊位到底是卖什么的,于是向旁边的路人打听,路上认出沐紫芙,双腿止不住开始发颤,哆哆嗦嗦的回答,沐紫芙听完才知道这是一个贩卖人口的摊位。怪不得摊位旁边围着的人衣着都很华丽。能买得起奴隶的人,大多都是富贵人家或者是官宦府邸买回去做下人,但是沐紫芙的脑中开始浮现电视中那些无良的人贩子残忍的对待那些奴隶的样子,心里有些厌恶,但是又夹杂着一丝好奇。最后沐紫芙还是决定去看一看,由于围着的人太多,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到最前面,看到的景象却跟她脑中的画面不太一样,没有残忍的鞭打,没有痛苦的哭声,所有奴隶衣冠整洁地站着,由大到小整齐的站成一排,人贩子正在积极的向客人介绍他家奴隶有多好多好。没有想象中那么残忍的画面,沐紫芙也松了口气,开始物色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人,奴隶陆陆续续的被买走,只剩下寥寥可数的几人,但是沐紫芙并不紧张,她早已找到了目标。在奴隶中,有两个奴隶引起她的注意点,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看起来至少有二十岁的样子,两人长得都很出彩,男的给人一种很冰冷的感觉,而旁边的女的虽然不是冷冰冰的,但是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她从这两个人眼睛里看出他们的傲气,所以从一开始看到这两人的时候,心里就决定就要这两人了。沐紫芙招手示意,人贩子看到立马殷勤的跑了过来。等看清招手的是皇城第一纨绔大魔女后,人贩子原本殷勤的笑脸瞬间变成受惊的样子,人贩子心里止不住的叫苦,这大魔头一来准没好事啊。“那个两个人我要了”沐紫芙也不啰嗦,直接说明来意,人贩子知道她想要的人之后,心里的苦变成了疼,这两个人他很看重的,本想买个好价钱的,没想到被这个女魔头给盯上了,但是给他再大的胆子都不敢跟皇城第一纨绔的女魔头要钱的,那简直是在找死啊!但是这两个人疼又舍不得,人贩子现在整个人都快纠结死了。过了许久之后,人贩子最后还是把那两个人送给了苏紫芙,可是有谁知道啊!他的心里在滴血啊,那两个人昨日突然出现在他摊位前面,和他说他们兄妹俩家中惨遭灭门,无处可去,只好在这里让自己帮他们寻个好去处。人贩子阅人无数,看到这两人时就知道肯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可是怎么偏偏在今天遇到这个女魔头了呢!想想人贩子心里又开始滴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