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八卦本来就是人生一部分 关键是水准

编辑:凯恩/2018-11-06 16:07

  记者:现在,八卦新闻似乎有些泛滥,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蔡康永:我不能把八卦说得那么不好。我觉得现在的传媒里,如果能做到讲3个八卦,再讲1个正常的,就很好了。八卦本来就是人生的一部分。打个比方说,一个女明星的母亲离婚了,如果她不愿意讲而媒体逼着她讲,这就是八卦;而她主动讲母亲离婚的事,并且说母亲的离婚对其人生有什么影响,这就是个很好的访谈。现在台湾的八卦问题不在于多与少,而在于太肤浅。所谓八卦不八卦重要的在于水准问题,而不是有和无的问题。

  蔡康永:觉得小S太过火的人,应该是比较年长的人。年轻人在网络上看《康熙来了》,主要还是要看小S的表演,而不是看我。我不知道没有小S我这个节目会“长”成什么样子。她从来没有一个人独立主持过节目,要么就是跟我要么就是跟她的姐姐。她不想一个人主持节目是因为她想把节目当成party,有人陪她一起玩,如果一个人去主持,就有点像打仗了。我站在那是因为她喜欢有个伴,而这个伴恰好就是我。我不觉得她过火,她的表现就是《康熙来了》的精神所在。我自己跟她的关系,我曾做过一次比较严肃的比喻:小S像火焰而我像空气,火焰很耀眼而空气是透明的,但只有空气在,火焰才会燃好。她倒也吐露过火焰需要空气之类的话,但谁都可以当空气,只要火焰可以燃烧就可以了。

  记者:访问了这么多,你个人比较喜欢谁?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贵族吗?

  蔡康永:当然是比较有个性的,比方说在“四大天王”里(除了我没见过的郭富城以外),我比较喜欢张学友,他的个性明确一点,具体地讲他是比较接近生活的人。而黎明、刘德华就太像明星了。

  上海老派公子哥

  小S是火焰我是空气

  蔡康永:有啊。但我们两个是直来直往,觉得“过”就直接讲,不要表面上不说而去后台相互责难。把什么东西都放在明处,其实就是《康熙来了》的精神。你会经常看到我在舞台上阻止她,责备她,或帮她粉饰太平。有时候我太闷了,她也来救我。有时候我们的来宾太烂,我们就相互找乐子,我们是互相依赖渡过难关的。

  因为内心真实

  记者:崔永元就说他喜欢你,不喜欢小S,你怎么看待你们两个的个性和关系?

  记者:这些表演化的举动,让你看起来并不那么真实。

  不是勇气是运气

  2004年,蔡康永被狗仔队拍到与刘姓男友George一起看房子。当时,蔡康永大方表示:“我们已有十多年感情,双方家人也都知道。我们早就有心理准备这一天会发生,但请不要影响他的工作、生活,不要造成他困扰。”当记者称赞George又高又帅时,蔡康永开心的说“谢谢”,丝毫不避讳两人的恋情。台湾媒体报道George曾赴英国求学,返台后在技术学院教英文,曾经娶妻后离婚。蔡康永曾在《那些凤凰娱乐(fh03.cc)男孩教我的事》一书中,以编号代替姓名描述36名男孩,George被编号60,其他比较著名的还有编号98的张国荣。

  蔡康永说,老来得子的父亲把自己当作一只宠物,并且毫不避讳地透露,自己成长历程一路靠父亲的关系,去美国读电影科也是爸爸找知名导演写的推荐信。由于是大户人家出身,又上的是上流子弟学校,蔡康永说自己小时候最渴望打架。实现不了愿望,他选择了学习戏曲,通过演武戏实现打打杀杀的梦想。养尊处优的生活,让蔡康永生活能力很差劲,以至于他后来去纽约留学时不会做饭只会煮开水、在纽约街头靠6条牛仔裤御寒、在餐馆吃饭遭遇施舍饭菜,这些留学经历让他至今难忘。

  记者:所以你不会像一般名人那样,对自己的私生活讳莫如深?

  记者:你的家庭一直维持着上海的生活方式,能介绍一下吗?

  蔡康永:走各种星光大道的时候,记者通常是报道明星的衣服是什么牌子,我就故意穿一件绣满了各种牌子的衣服,PARDA、ARMANI、LV……让记者没有办法辨认。还有在星光大道上,我站在林志玲这样的超级大美女旁边,就要穿一件大蓬蓬裙,这样看起来比她更有情况,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好玩的游戏。星光大道就是一场游戏,记者追逐的就是这些短暂独特的东西,你要这个我就给你给到你吐,可事后证明然后你还是要。

  蔡康永:《康熙来了》的个性可不是做出来的,是刚好有这样一个节目可以让我们把个性都表露出来。《康熙来了》就是两个个性很强烈的人,把电视节目当作自家的客厅,在里面开party。

  蔡康永的家族在解放前的上海曾是显赫一时的轮船主。1949年,家族拥有的一艘客轮满载乘客从上海驶往台湾,不料中途沉没,仅30人生还。此后的理赔和扣压所有船,让蔡氏家族一蹶不振。后来家人去了台湾。

  “就我个人来说,我受不了小S(徐熙娣),我比较喜欢蔡康永,因为我感觉蔡康永很明白做节目是做节目,做人是做人,做娱乐节目就是一凤凰彩票(fh03.cc)个活儿,就是一个挣钱的手段,而小S是乐在其中。”2005年8月29日,在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组织的一个业务研讨培训班上,名嘴崔永元曾明确表态不喜欢小S的发嗲,更喜欢蔡康永的诚恳稳重。我们的谈话就从蔡康永和小S说起。

  跌宕人生

  记者:你每次出场,往往装束很怪异。

  曝光男友

  记者:《康熙来了》这样一档个性强烈的节目是怎么做出来的?

  蔡康永:你知道,那次是个意外。别人问我的时候,我肯定要讲。我只是不希望撒谎罢了。当然我也因为有空间不撒谎———如果是一个上班族承认了这样的事,或许会危及他的工作。虽然老板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但他很有可能会失业。所以很多人是负担不起说实话的,我只能说我的处境好一些。当时我在电视上说出这个事情的时候,也基于我对台湾的认识:我相信这个社会能容纳我。况且我不是偶像剧的男主角,不需要处处维护自己的感情形象,只要你好好主持,让节目收视率高,观众一样会买你的账。我只能说,我让自己的男友曝光,绝对不是一种勇气,而是一种运气。

  蔡康永:我的内心一直对“大人”的世界存有叛逆的因子。虽然我也是大人,但我对抗大人,抵抗他们的世界。(为什么?)我觉得大人的世界给年轻人带来了很多不好的东西,比如逼人成功。世界上多数主流媒体都在给有钱人做着种类繁多的排行榜,比如100大企业家、500大富人等等,其实这种做法是很可笑的。我知道其实很多“100大企业家”是很不快乐的,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快乐和幸福作为指标做排行榜呢?好像只有这些人是值得活的,其他人都是垃圾。

  蔡康永说:“想要在电视里找深度,那你也太看得起电视了。如果你想找深度,请关掉电视,打开书,或者你自己的人生。”而他和小S正主持着深刻影响青年人群的明星脱口秀节目《康熙来了》。

  造型整蛊

  蔡康永:应该说我们家是某个阶层的上海人,继承了一些中产阶凤凰娱乐(fh03.cc)级上海人的特点。比如很多台湾家庭用的是日式榻榻米,他们会要求客人换鞋,我们家就很讨厌让客人换鞋。不能让客人配合把你家保持清洁,清洁应该是主人事后要做的事情,客人来了就应该让他感到舒适。我们家经常会来些女士,她好不容易打扮漂亮,穿着高跟鞋,你非要她脱下来,这就有损客人的光彩了。

  连续担任过多届台湾金马奖颁奖典礼司仪的蔡康永,每次亮相金马奖必有惊喜,不是头飞鸡毛,就是身披大斗篷,在43届金马奖的红地毯上,蔡康永更是奇思妙想,将自己装扮成一个黑色柜子,叫人忍俊不禁。

  记者:小S的表现有没有让你觉得“过”的时候?

  3月2日,搜狐十年庆典,蔡康永作为特邀主持人与内地名嘴李湘搭档主持。一向喜欢在头上“飞”鸡毛、身披斗篷、造型相当整蛊的蔡康永,本次除了一套得体的礼服外,就是一件墨绿色中式长衫,与其“上海老派公子哥”的身份非常对味。

  《康熙来了》

  蔡康永:在内地,我这样的情况也称不上什么贵族。看了《往事并不如烟》才知道,人家来头好大,她才是真正的贵族。当然,也有各种各样的贵族,我不觉得开玩笑是丢脸的事情,但血液里的傲慢还是有的。我总是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显露出来,但偶尔还是会显示出来,其实我只是个上海老派公子哥而已。